对冲基金与一般基金的差异

1,对冲基金是以报酬率的绝对值来衡量,因为不论市场涨或跌,都有获利的可能。传统基金的操作绩效利用某一种市场指数来衡量,如S&P500指数或是其它相似的基金之绩效作为评比。

2,对冲基金则很少受到限制,市场走跌时,会利用衍生性金融商品进行策略性交易增进基金绩效。传统基金在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操作,受到很大的限制,因此在市场走势疲软时,也不能从中获利。

3,传统基金收取基金净值若干比率的管理费,对冲基金的经理人收取的则是绩效费赚取利润中收取一定比率管理费。会使得基金经理人有强烈的动机帮客户赚取利润,相对的风险的机率也升高不少。

4,对冲基金可以从事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不同的组合,来决定暴露在市场的风险有多高。传统基金不能利用衍生性金融商品来规避市场跌的风险,保护基金的投资组合顶多只是现金比率提高,或是从事有限度的指数期货操作。

选择对冲基金应关注的要点

德意志银行对机构投资者的一个调查证实了很多业内人士一直以来所怀疑的问题,那就是投资决定不会受到对冲基金费用差异的太大影响。

投资者选择对冲基金主要依据于三个方面,理念,背景和业绩。调查指出,在参与者中,42%称他们注重投资理念,26%注重背景,22%注重业绩。与之形成对照,仅仅有1%的被访者在评价对冲基金时提及了佣金问题。这是这个调查项目第二年显示佣金的非重要性。

这一调查针对全世界的376个资产投资者进行,其投资的对冲基金总金额达到3500亿美元。半数的受访者为基金投资基金者。其中16%为家庭投资者,10%为捐款和基金会投资,7%为银行,6%为退休金。投资中的2/3弱来自美国,三分之一来自欧洲,5%来自亚洲。

这份调查报告显示了投资者之间的巨大差异,但同时也存在共同点。大多数投资者(60%)在2-6个月间做出对冲基金投资决定,但37%的则在他们需要进行投资时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进行,家庭投资者和基金投资基金者更偏好于后者。

对于81%的投资者来说,一年的投资周期是没有问题的,但14%的投资者则将投资周期锁定在两年。在全部受访者中,17%拥有对冲基金组合中的股票。在拥有股票的投资者当中,50%为对冲基金,21%为银行,17%为家庭投资者。基金投资基金者仅仅占14%。

在风险管理方面,57%的投资者每个月检查他们的对冲基金收益,而19%为每周一次,14%每季度一次。投资者中的半数每月重新衡量一下自己的投资收益,28 %每季度一次,而12%则为每年一次。

大多数投资者(61%)得到了有限的信息,而36%得到了全部的信息。希望得到更多信息的主要理由就是希望监测风险和制定策略。在这方面,由外部管理者管理的对冲基金有所不同。他们需要比基金投资基金,家庭或者银行投资者得到更透明的信息0.65%的受访者称在他们的对冲基金中不会考虑组合产品,而不到1/3的投资者则打算这样做。银行,其它基金的对冲基金投资以及保险公司比较喜欢使用组合产品。

在问及服务地提供问题时,投资者们要求更多的额外服务。大多数人希望首席经纪人帮助他们同对冲基金管理者会面,并提供风险和投资报告。实际上,投资者主要通过交谈和首席经纪人来寻找新的基金管理者。他们同时也希望对冲基金管理者提供更多的基金信息和风险水平。

著名的对冲基金

对冲基金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及朱里安·罗伯逊的老虎基金,它们都曾创造过高达40%至50%的复合年度收益率。采取高风险的投资,为对冲基金可能带来高收益的同时也为对冲基金带来不可预估的损失。最大规模的对冲基金都不可能在变幻莫测的金融市场中永远处于不败之地。

对冲基金-量子基金
1969年量子基金的前身双鹰基金由乔治·索罗斯创立,注册资本为400万美元。1973年该基金改名为索罗斯基金,资本额跃升到1200万美元。索罗斯基金旗下有五个风格各异的对冲基金,而量子基金是最大的一个,也是全球最大的规模对冲基金之一。1979年年索罗斯再次把旗下的公司改名,正式命名为量子公司。之所谓取量子这个词语是源于海森堡的量子力学测不准原理,此定律与索罗斯的金融市场观相吻合测不准定律认为:在量子力学中,要准确描述原子粒子的运动是不可能的而索罗斯认为:市场总是处在不确定和不停的波动状态,但通过明显的贴现,与不可预料因素下赌,赚钱是可能的。公司顺利的运转,得到超票面价格,是以股票的供给和要求为基础的。

对冲基金-量子基金的总部设立在纽约,但其出资人皆为非美国国籍的境外投资者,其目的是为了避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量子基金投资于商品,外汇,股票和债券,并大量运用金融衍生产品和杠杆融资,从事全方位的国际性金融操作。凭借索罗斯出色的分析能力和胆识,量子基金在世界金融市场中逐渐成长壮大。由于索罗斯多次准确地预见到某个行业和公司的非同寻常的成长潜力,从而在这些股票的上升过程中获得超额收益。即使是在市场下滑的熊市中,索罗斯也以其精湛的卖空技巧而大赚其钱。1997年至年末,量子基金已增值为资产总值近60亿美元。在1969年注入量子基金的1美元在1996年底已增值至3万美元,即增长了3万倍。

对冲基金-老虎基金
1980年年著名经纪人朱利安·罗伯逊集资800万美元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 老虎基金管理公司1993年年,老虎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对冲基金 – 老虎基金攻击英镑,里拉成功,并在此次行动中获得巨大的收益,老虎基金从此名声鹊起,被众多投资者所追捧,老虎基金的资本此后迅速膨胀,最终成为美国最为显赫的对冲基金。

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老虎基金管理公司的业绩节节攀升,在股,汇市投资中同时取得不菲的业绩,公司的最高赢利(扣除管理费)达到32%,在1998年年的夏天,其总资产达到230亿美元的高峰,一度成为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

1998年的下半年,老虎基金在一系列的投资中失误,从此走下坡路1998年期间,俄罗斯金融危机后,日元对美元的汇价一度跌至147:1,出于预期该比价将跌至150日元以下,朱利安·罗伯逊命令旗下的老虎基金,美洲豹基金大量卖空日元,但日元却在日本经济没有任何好转的情况下,在两个月内急升到115日元,罗伯逊损失惨重。在有统计的单日(1998年10月7日)最大损失中,老虎基金便亏损了20亿美元,1998年的9月份及10月份,老虎基金在日元的投机上累计亏损近50亿美元。

1999年年,罗伯逊重仓美国航空集团和废料管理公司的股票,可是两个商业巨头的股价却持续下跌,因此老虎基金再次被重创。

从1998年12月开始,近20亿美元的短期资金从美洲豹基金撤出,到1999年10月,总共有50亿美元的资金从老虎基金管理公司撤走,投资者的撤资使对冲基金经理无法专注于长期投资,从而影响长期投资者的信心。因此,1999年10月6日,罗伯逊要求从2000年3月31日开始,旗下的 “老虎”, “美洲狮”, “美洲豹” 三只基金的赎回期改为半年一次,但到2000年3月31日,罗伯逊在老虎基金从230亿美元的巅峰跌落到65亿美元的不得已的情况宣布将结束旗下六只对冲基金的全部业务。老虎基金倒闭后对65亿美元的资产进行清盘,其中80%归还投资者,朱利安·罗伯逊个人留下15亿美元继续投资。

对冲基金投资案例

已经被人们了解的众多对冲基金投资案例中,对冲基金对金融市场价格的扰动引起对实质经济和货币体系的破坏时,这些价格才会向对冲基金期望的方向持续地跌落。同时,被攻击的国家被破坏得越严重,对实施攻击的对冲基金越有利。其结果,是对冲基金与民族国家之间的一次财富再分配。从分配的公正性角度看,对冲基金的这种行为被认为接近于垄断,那么它所获得的收入则近乎垄断利润。经济学界所公认,市场作为一个配置资源的机制是有效的,但是,一旦有对冲基金操纵价格,不仅输赢的机会不均等,而且会导致对包括货币体系在内的市场本身的破坏,更谈不上提高市场的效率了。从经济学的价值观来看,既然没有效率,也就缺乏道德基础。因为这种行为导致的财富再分配,赢者的收入不仅以输者同等的损失,而且以输者更大的损失,以其货币体系及经济机制的崩溃和失效为代价;从全球角度看,都是一种净的福利损失。

(1)1992年狙击英镑

1979年年始,还没有统一货币的欧洲经济共同体统一了各国的货币兑换率,组成欧洲货币汇率连保体系。该体系规定各国货币在不偏离欧共体“中央汇率”的25%的范围内允许上下浮动,如果某一成员国货币汇率超出此范围,其他各国中央银行将采取行动出面干预。然而,欧共体成员国的经济发展不平衡,财政政策根本无法统一,各国货币受到本国利率和通货膨胀率的影响各不相同,因此某些时候,连保体系强迫各国中央银行做出违背他们意愿的行动,如在外汇交易强烈波动时,那些中央银行不得不买进疲软的货币,卖出坚挺的货币,以保持外汇市场稳定。

1989年,东西德统一后,德国经济强劲增长,德国马克坚挺,而1992年年的英国处于经济不景气时期,英镑相对疲软。为了支持英镑,英国银行利率持续高升,但这样必然伤害了英国的利益,于是英国希望德国降低马克的利率以缓解英镑的压力,可是由于德国经济过热,德国希望以高利率政策来为经济降温,由于德国拒绝配合,英国在货币市场中持续下挫,尽管英,德两国联手抛售马克购进英镑,但仍无济于事。1992年年9月,德国中央银行行长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中提到,欧洲货币体制的不稳定只有通过货币贬值才能。解决索罗斯预感到,德国人准备撤退了,马克不再支持英镑,于是他旗下的量子基金以5%的保证金方式大笔借贷英镑,购买马克他的策略是:当英镑汇率未跌之前用英镑买马克,当英镑汇率暴跌后卖出一部分马克即还掉当初借贷的英镑,剩下的就是净赚。在此次行动中,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卖空了相当于70亿美元的英镑,买进了相当于60亿美元的马克,在一个多月时间内净赚15亿美元,而欧洲各国中央银行共计损伤了60亿美元,事件以英镑在1个月内汇率下挫20%而告终。

(2)亚洲金融风暴

1997年7月,对冲基金的量子基金大量卖空泰铢,迫使泰国放弃维持已久的与美元挂钩的固定汇率而实行自由浮动,从而引发了一场泰国金融市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之后危机很快波及到所有东南亚实行货币自由兑换的国家和地区,港元便成为亚洲最贵的货币。其后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试图狙击港元,但香港金融管理局拥有大量外汇储备,加上当局大幅调高息率,使对冲基金的计划没有成功,但高息却使香港恒生指数急跌四成,他们意识到同时卖空港元和港股期货,前者使息率急升,拖跨港股,就“必定”可以获利0.1998年8月索罗斯联手多家巨型国际金融机构冲击香港汇市,股市和期市,以惨败告终。然而,香港政府却在1998年8月入市干预,令对冲基金同时在外汇市场和港股期货市场损手。

对冲基金如何获利

对冲基金最早起源于1950年年代。通常这种形式的投资行为包含了两种技术,根据这两种操作技巧进行避险交易。

第一种是放空,例如先向借得股票来卖出,并且同意未来股票偿还,赚取股票下跌的利润

第二种是财务杠杆操作,就是借钱来进行交易。

例如:放空市场指数来规避整体市场下跌的风险,然后借钱买进他们认为价值低沽的股票这时侯如果市场指数下跌,则放空指数部份产生利润,股票部份因股价已经低沽,所以下跌的幅度理论上将小于市场指数。

对冲基金的市场指数上涨,放空指数部份将产生亏损,但是他们手中持有的低估价值股票理论上通常会升得比市场指数多,故仍有获利。不论市场指数涨跌对投资部位的损益影响不大,以表彰其能规避市场风险的功能。

对冲基金的运作

最初的对冲操作中,对冲基金管理者在购入一种股票后,同时购入这种股票的一定价位和时效的看跌期权(看跌期权)。看跌期权的效用在于当股票价位跌破期许可权定的价格时,卖方期权的持有者可将手中持有的股票以期许可权定的价格卖出,从而使股票跌价的风险得到对冲。在另一类对冲操作中,基金管理人首先选定某类行情看涨的行业,买进该行业几只优质股,同时以一定比率卖出该行业中几只劣质股。如此组合的结果是,如该行业预期表现良好,优质股涨幅必超过其他同行业的股票,买入优质股的收益将大于卖空劣质股的损失;如果预期错误,此行业股票不涨反跌,那么较差公司的股票跌幅必大于优质股,则卖空盘口所获利润必高于买入优质股下跌造成的损失。正因为如此的操作手段,早期的对冲基金才被用于避险保值的保守投资策略的基金管理形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金融衍生工具的作用的理解逐渐深入,近年来对冲基金倍受青睐是由于对冲基金有能力在熊市赚钱。从1999年年到2002年,普通公共基金平均每年损失11.7%,而对冲基金在同一期间每年赢利11.2%。对冲基金实现如此骄人的成绩是有原因的,而且它们所获得的收益并不像外界所理解的那么容易,几乎所有对冲基金的管理者都是出色的金融经纪。

价格,交易量被对冲基金所利用的金融衍生工具(以期权为例)有三大特点:

第一,它可以以较少的资金撬动一笔较大的交易,人们把其称为对冲基金的放大作用,一般为20至100倍;当这笔交易足够大时,就可以影响价格;

第二,根据洛伦兹•格利茨的观点,由于期权合约的买者只有权利而没有义务,即在交割日时,如果该期权的执行价格(Strikeprice)不利于期权持有者,该持有者可以不履行它这种安排降低了期权购买者的风险,同时又诱使人们进行更为冒险的投资(即投机)。

第三,根据约翰·赫尔的观点,期权的执行价格越是偏离期权的标的资产(特定标的物)的现货价格,其本身的价格越低,这给对冲基金后来的投机活动带来便利。

对冲基金管理者发现金融衍生工具的上述特点后,他们所掌握的对冲基金便开始改变了投资策略,他们把套期交易的投资策略变为通过大量交易操纵相关的几个金融市场,从它们的价格变动中获利。

对冲基金的特点

经过几十年的演变,对冲基金已失去其初始的风险对冲的内涵,对冲基金的称谓亦亦有有名。对冲基金己成为一种新的投资模式的代名词。即基于最新的投资理论和极其复杂的金融市场操作技巧,充分利用各种金融衍生产品的杠杆效用,承担高风险追求高收益的投资模式现在的对冲基金有以下几个特点。:

(1)投资活动的复杂性。

近年来结构日趋复杂,花样不断翻新的各类金融衍生产品如期货,期权,掉期等逐渐成为对冲基金的主要操作工具。这些衍生产品本为对冲风险而设计,但因其低成本,高风险,高回报的特性,成为许多现代对冲基金进行投机行为的得力工具。对冲基金将这些金融工具配以复杂的组合设什,根据市场预测进行投资,在预测准确时获取超额利润,或是利用短期内中场波动而产生的非均衡性设计投资策略,在市场恢复正常状态时获取差价。

(2)投资效应的高杠杆性。

典型的对冲基金往往利用银行信用,以极高的杠杆借贷(杠杆)在其原始基金量的基础上几倍甚至几十倍地扩大投资资金,从而达到最大程度地获取回报的目的。对冲基金的证券资产的高流动性,使得对冲基金可以利用基金资产方便地进行抵押贷款。一个资本金只有1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可以通过反覆抵押其证券资产,贷出高达几十亿美元的资金。这种杠杆效应的存在,使得在一笔交易后扣除贷款利息,净利润远远大于仅使用1亿美元的资本金运作可能带来的收益。同样,也恰恰因为杠杆效应,对冲基金在操作不当时往往亦面临超额损失的巨大风险。

(3)筹资方式的私募性。

对冲基金的组织结构一般是合伙人制基金投资者以资金入伙,提供大部分资金但不参与投资活动;基金管理者以资金和技能入伙,负责基金的投资决策由于对冲基金在操作上要求高度的隐蔽性和灵活性,因而在美国对冲基金的合伙人一般控制在100人以下,而每个合伙人的出资额在100万美元以上。由于对冲基金多为私募性质,从而规避了美国法律对公募基金信息披露的严格要求。由于对冲基金的高风险性和复杂的投资机理,许多西方国家都禁止其向公众公开招募资金,以保护普通投资者的利益。为了避开美国的高税收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监管,在美国市场上进行操作的对冲基金一般在巴哈马和百慕大等一些税收低,管制松散的地区进行离岸注册,并仅限于向美国境外的投资者募集资金。

(4)操作的隐蔽性和灵活性。

对冲基金与面向普通投资者的证券投资基金不但在基金投资者,资金募集方式,信息披露要求和受监管程度上存在很大差别。在投资活动的公平性和灵活性方面也存在很多差别。证券投资基金一般都有较明确的资产组合定义。即在投资工具的选择和比例上有确定的方案,如平衡型基金指在基金组合中股票和债券大体各半,增长型基金指侧重于高增长性股票的投资:同时,共同基金不得利用信贷资金进行投资,而对冲基金则完全没有这些方面的限制和界定,可利用一切可操作的金融工具和组合,最大限度地使用信贷资金,以牟取高于市场平均利润的超额回报。由于操作上的高度隐蔽性和灵活性以及杠杆融资效应,对冲基金在现代国际金融市场的投机活动中担当了重要角色。

对冲基金的起源与发展

对冲基金(也称避险基金或套利基金)意为“风险对冲过的基金”,起源于50年代初的美国。当时的操作宗旨在于利用期货,期权等金融衍生产品以及对相关联的不同股票进行空买空卖,风险对冲的操作技巧,在一定程度上可规避和化解投资风险。1949年世界上诞生了第一个有限合作制的琼斯对冲基金。虽然对冲基金在20世纪50年代已经出现,但是,它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间并未引起人们的太多关注,直到上世纪80年代,随着金融自由化的发展,对冲基金才有了更广阔的投资机会,从此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0.20世纪90年代,世界通货膨胀的威胁逐渐减少,同时金融工具日趋成熟和多样化,对冲基金进入了蓬勃发展的阶段。据英国“经济学人”的统计,从1990年到2000年,3000多个新的对冲基金在美国和英国出现。2002年后,对冲基金的收益率有所下降,但对基金的规模依然不小,据英国“金融时报”2005年10月22日报道,截至目前为止,全球对冲基金总资产额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

在一个最基本的对冲操作中。对冲基金管理者在购入一种股票后,同时购入这种股票的一定价位和时效的看跌期权(看跌期权)。看跌期权的效用在于当股票价位跌破期许可权定的价格时,卖方期权的持有者可将手中持有的股票以期许可权定的价格卖出,从而使股票跌价的风险得到对冲。在另一类对冲操作中,基金管理人首先选定某类行情看涨的行业,买进该行业中看好的几只优质股,同时以一定比率卖出该行业中较差的几只劣质股。如此组合的结果是,如该行业预期表现良好,优质股涨幅必超过其他同行业的股票,买入优质股的收益将大于卖空劣质股而产生的损失;如果预期错误,此行业股票不涨反跌,那么较差公司的股票跌幅必大于优质股则卖空盘口所获利润必高于买入优质股下跌造成的损失。正因为如此的操作手段,早期的对冲基金可以说是一种基于避险保值的保守投资策略的基金管理形式。

明汯投资业绩稳定的秘密:真正的阿尔法永远是人的才能

今年,在甲股市场震荡下行的环境下,量化对冲基金类策略表现相对较好的收益。作为国内专注量化的优质私募机构,明汯投资旗下产品今年以来业绩多数领先市场。

相比一些机构的昙花一现,明汯更注重长期稳定收益2014年成立以来,凭借优异的量化投资业绩,明汯屡获奖项,深得投资人的信赖。即使在量化投资遭遇「滑铁卢」的2017年,明汯投资的收益也是远远跑赢同类量化公司,而一些量化私募却在大浪淘沙中被淘汰。

和市场上大多数量化机构相比,明汯投资在策略上有何不同之处?

想要了解这点,先来看下明汯投资创始人裘慧明耀眼的经历: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物理学博士,硕士学位,复旦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历任国外顶级对冲基金HAP capital高级投资经理,Millennium投资经理;曾供职于全球顶级投资银行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投资银行的自营量化交易部门担任投资经理;他的投资经验大约有18年,从2006年年至今,其所管理的统计套利策略账户,每年都获得两位数以上回报率。而这正是明汯投资最核心的武器。

不走寻常路

选择胜率更为均衡的策略

阿尔法和贝塔是认识市场的起点。

阿尔法是投资组合的超额收益,表现管理者的能力.Beta是市场风险,最初主要指股票市场的系统性风险或收益。换句话说,跑赢大盘的就叫阿尔法,跟着大盘起伏就叫Beta版。阿尔法往往源于尚未公开的策略,对应于短期内的定价误差,无法长期存在,且容量很小。例如,信息优势和信息加工优势这两种溢价现象,一旦更多投资者参与进来,超额收益便会逐渐消失。随着市场的越来越有效,残存在市场上的阿尔法只会越来越少,直至趋近于0。

比如在美股市场,低波动因子曾是一种比较有效的阿尔法,长期持有波动率低的股票被证明是一种有效跑赢市场的策略,但是随着ETF工具不断完善,做多或者做空波动率的ETF变得很常见,低波动因子的阿尔法效用就逐渐消失了。原因就在于,在过去没有对标波动率的ETF之前,计算波动率是少数对冲基金才关注的事情,许多股票的波动率时常处于过高或过低的状态,存在足够的套利空间。而有了波动率相关的ETF之后,人们能够方便的对波动率进行定价和交易,于是可套利的机会大幅减少了。

再比如,在国内私募市场,投资者也逐渐意识到小盘因子是风格的β而不是透明度。

量化投资基金就是通过寻找能够获取阿尔法的驱动因子来构建组合,由于组合的涨跌我们是不知道的,我们能够确保的是组合与基准的收益差在不断扩大,那么持有组合,做空基准,对冲基金获取稳定的差额收益(阿尔法收益),这就是传说中的市场中性策略。

国内量化选股的流派大体上可以分成三大类:

一种是做基本面因子的,类似于主观研究中的价值投资,挣得是股票内在价值的钱。

一种是做量价因子的,挣得是短期择时,市场不理性交易的钱。

最后还有一种高频交易策略,在国内非常少见,利用交易速度上的优势,挣得是微观交易结构,市场流动性的钱。

目前国内的量化私募大多走的是第二条道路,所使用的模型大多以量价因子为主,由于国内目前仍然是一个散户占大多数的市场,市场处在一个非有效的阶段,量价因子的赚钱效应还是非常显著的2016年和2018年上半年是这类因子秀场的阶段。

量价因子盛行有两个原因:

一是过去几年这类策略业绩一直不错,比如2016年使用一些非常简单的量价因子就能获得超过40%的年度回报,2018年上半年,在大盘下跌​​了将近20个点的情况下,量价因子回撤就小很多。

另外是因为这类策略相对容易开发,尽管需要用到数学能力和编程能力要求很高,但并不需要太多金融知识和市场经验,很多理工科的硕士,博士就可以胜任相比之下。 ,基本面因子业绩不如量价因子突出,策略研究需要丰富的财务,金融知识,做起来费力不讨好,自然乏人问津。

但是从长期数据来看,量价因子虽然业绩更好,但存在明显的强弱周期,个别年份非常弱。基本面因子则是每年都有非常稳定的收益。另外,基本面类的策略通常能比量价策略承受更大的资金规模。

与同行只专于量价因子不同,明汯选择了基本面因子筑基,量价与高频日内协同发力的混合策略。从长远来看,基本面因子能提供更稳定的收益,支撑更大的容量,同时量价和日内策略可以提供高效的短期收益。

好买君对比了几只市面上比较热门的量化基金收益,发现其他量化基金相互之间相关性很高,说明策略大多相似,而明汯与其他几只基金相关性很低,策略与其他基金都不一样。同时,明汯在市场上涨和下跌时候的胜率更为均衡。

 

市场中性策略回撤时间通常不长

明汯独特的策略配置与投资经理裘慧明丰富的投资经验有关。

在07,08年的这场金融风暴中,裘慧明正好在全球著名的千禧年对冲基金(千年)担任投资经理。在短短的一年半中,裘慧明就经历了量化史上最罕见的几次阿尔法回撤。

第一次是2007年8月,次贷危机的负面新闻刚刚发酵,市场上一片恐慌,不仅市场测试下跌,许多阿尔法因子也失去了选股效用。随后不到3个月,基本面因子大面积失效。到了08年5月金融危机后半段的时候,许多投资者亏损惨重,甚至出现了现金危机,人们争相赎回尚有流动性的资产,而且由于心理账户效应,越是亏损少的基金越是被优先赎回,导致股市一时之间流动​​性大幅衰减,许多质地优良,前期下跌较少的股票开始疯狂补跌,这种异常行情下,市场中性策略也免不了出现回撤。

裘慧明认为从历史经验来看,阿尔法因子总是会有一段时间表现不佳,但是这种回撤通常时间不会太长。就像在07,08年,每次阿尔法回撤一段时间之后,很快就会修复回来。量化基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分散阿尔法的来源,从长周期的数据看问题,然后坚持自己的配置。

总结

着名量化投资对冲基金AQR也针对Alpha的配置问题展开过相应的讨论,并把通过良好执行而真正实现因子投资收益的这个过程称为“craftsmanship alpha(手艺alpha)”,意思是只有那些专注于做好每个细节的优秀基金经理才能把因子投资在理论上的超额收益转换成现实。

虽然在这些细节中并不总是有一定正确或者错误的决策,但靠谱的对冲基金经理应该能够为自己的选择辩护并深谙每个决策对于投资收益和风险的影响。在这方面,基于经济原则和经验证据的细节处理决策将在大概率上为因子投资带来更好的结果。

摩根大通:警惕美股快钱投资者仓位与1月暴跌前夕类似

美国资产值第一大的银行摩根大通研报认为,由于人力管理的对冲基金和其量化交易竞争对手都在大举押注美股上涨,美股的下跌风险「已经敲响警报」,抛售效应很可能会因此放大。

其分析师Nilolaos Panigirtzoglou团队发现,股票多空策略型对冲基金在标普500大盘拥有的风险敞口重新创纪录新高,风险平价策略和统计套利策略型量化基金与美股的关联度更高,接近2月大盘深跌盘整之前的高位水平。

其中,随意型(任意)股市多空策略管理资产规模高达9000亿美元,此类对冲基金还在抢购VIX期货的空头部位,即押注标普500指数的预期波动性会降低。风险平价策略管理的资产规模也有1200-5000亿美元,这代表下一轮抛售被放大,甚至导致踩踏离场的风险提升。

研报指出,机构投资者对美股的配置相对高企(升级),距离1月下旬美股深跌盘整之前的高位不远,这代表投资者未来行事需小心谨慎。不过,不是所有指标都显示了极端的市场情绪。彭博社发现,摩根士丹利的客户已将杠杆率从3月峰值60%下调至49%,代表更低的风险偏好。

摩根大通也发现,对冲基金、量化基金中的趋势追踪策略美股敞口相对较低,是1月峰值时的2/3,更小规模的散户青睐防御型板块。研报认为,8月和9月至今资金温和流出股基,并流入债基,代表散户立场相对谨慎:

「但随着美股的卖空股数(short interest)下降,同时投资者正在押注美股波动性被抑制,美国股市的脆弱性指标正在构筑。」

在上月标普500和纳指接连刷新历史新高后,不少华尔街分析师转而开始预测全球经济衰退的时点,对美股的唱空声也源源不断。

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等大行领衔给出悲观预期。摩根士丹利认为,美股已处于「滚动熊市」的阵痛之中,未来数年,标普500预计交投2400-3000点区间。预计,对冲基金最坏情况下,8月底创下历史新高2914点的标普500指数或将跌至2230点,跌入熊市区间。